|
公司凝聚了素质高、技能强、深谙物流管理的人才,拥有经过专业培训的装卸队伍,积累了丰富的实践管理经验并提供良好的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行业新闻 >
行业新闻
印刷与文化:历史视野中的福建刻本
来源:善本古籍 作者: 发布时间:2018-05-18 09:12 浏览量:

  福建印刷历史悠久,特别是以“建本”为代表的福建刻本成为宋代以来的重要古籍图书,并通过“海上丝绸之路”远销海外,在促进全国雕印事业和书籍文化的发展、传播中华文明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当前,加强对福建传统印刷文化的宣传保护工作,对于挖掘福建文化资源、打响福建文化品牌,推动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核心区建设,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而在保护和传承福建印刷文化中,须深入挖掘和把握福建印刷与闽学、文脉及文化三方面的内涵。

  印刷与闽学:共荣共衰

  所谓闽学,又称“朱学”“朱子学”“考亭学派”等,一般指的是以南宋朱熹为代表的理学学派。在发展进程中,闽学成熟于南宋时期,在元明得到持续发展,渐微于清乾嘉之际,建阳刻书繁荣、发展、衰微也大体遵循这一时间脉络。

  有学者研究认为,“印刷业的发达和藏书的丰富,无疑为朱熹等闽学学者进行学术研究,综罗百代,集诸子百家之大成,传播理学提供了充分的传播媒介,进而有力地促进了闽学的产生。而闽学的崛起又反过来促进了福建印书业和藏书业的繁荣。”“建本”与闽学相互促进、互相影响的历史,共荣共衰的命运,令人深思。

  当前,福建省高度重视闽学及朱子文化的研究和弘扬,并启动了朱子文化品牌建设工程。而加强福建印刷文化,特别是“建本”雕版和图书的搜集、整理和保存,对于深入研究闽学精神内涵、传播流传乃至当代价值也大有裨益。

  印刷与文脉:梳理传承

  福建古代刻书业最大的特点是以多取胜,在刻书范围、图书种类和数量等方面,均居全国首位。关于福建古代刻书的质量,自宋代起就有不同评价,焦点集中在建阳坊刻上。总结对建刻的批评,可大致概括为:校勘不精、错讹较多;胡乱删改,失去原貌;纸版不佳,粗制滥造。据学者研究考证,建阳坊刻因数量大、种类多以及以赢利为主要目的等原因,其中确有质量参差不齐等问题。

  但这毕竟是局部现象,不能代表全部建阳坊刻。实际上,建阳坊刻也不乏精品,___现存的宋元刻本多为“建本”,如南宋建阳黄善夫刻本《史记集解索隐正义》等已被视为善本、珍本;宋代由皇帝下旨敕修的四部大书中,其中《太平御览》《文苑英华》《册府元龟》等3部均依靠福建的雕印力量而流传下来。

  由此可见,福建古代印刷在保存和传承中华优秀文化典籍等方面作出了积极贡献。福建印刷文化资源保护和文化传承工作对此应加以重视并深入挖掘。

  印刷与文化:传递交流

  福建古代刻书业作为我国宋代以来古籍图书的重要生产基地,在推动中华文化传播和中外文化交流发展中发挥了积极作用。南宋朱熹曾描述,“建阳版本书籍行四方者,无远不至”;宋末元初建阳学者熊禾有“书籍高丽日本通”“万里车书通上国”的诗句,记载了“建本”图书流传海外的悠久历史。

  据有关学者研究,建阳书坊刻印的古籍至今在日、韩、美、英、法、西班牙、奥地利等国的图书馆均有珍藏,有的甚至是在我国已经失传的孤本。连城四堡刻本远销13个省份150个县市,及至越南、泰国、印尼等东南亚国家,曾有“垄断江南、行销全国、远销海外”之称。

  可以说,通过“海上丝绸之路”,福建古代刻本成为传递中华文化的重要载体,成为推动中外文化交流的重要途径。认真梳理、挖掘福建古代刻本的传播与影响,有助于加强对台对外文化交流,服务于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核心区建设战略的实施。